首页 要闻 经济 文化 生活 健康 科教 创业 体育 生态 安全 媒介 菜谱 垃圾分类
 
 
 
美丽的夭亡(连载之3) |硬是把没病拖成有病 阎荷:错、错、错,天大的错
来源:陕西青年网  作者:阎纲
时间:2020-07-28 阅读: 90096
一个平凡的女子,一夜之间调整好心态,变得坚强起来。
 

▲阎荷在《文艺报》总编室时

19日

  晚饭后,探视的亲朋已经散去,我带刘茵和咪咪上到住院部大楼的阳台,待咪咪坐定,仨人一块儿慢慢地回忆,静静地分析,让日来的焦虑渐渐趋于平静。咪一会儿坐在我们当间,互相靠得很紧,一会儿蜷缩着,枕在我的腿上,满脸都是凄凉。

  为什么无妄之灾偏偏降到我们的头上?凭什么让这么年轻的乖乖女得这种病?这病到底是怎么得的?什么时候得的?为什么来无踪一点感觉都没有?天塌下来了,怎么办呀?

  据咪的同事李燕平、应红回忆,阎荷大约半年前就说胃痛、不舒服。刘茵说,咪咪那时可能已经得病,医生误诊了,咪的病被耽误了。

  我说,不见得。咪在安贞医院住院检查时,我去看她,的确是肠炎。咪咪靠卧病榻,深情地谓我:“来回地奔波,实在过意不去,爸,你太辛苦!”我开玩笑说:“没事,我还年轻!你们比我年轻,我还想比你们年轻呢!”当时的确是胃肠出血,要不就是医生大意,胃肠检查掩盖了妇科检查。

  刘茵说:“那是早在1995年8月的事了,不可能。噢,对了……”立刻转过脸问咪:“半年前《文艺报》体检,怎么没查出来?”

  咪咪这才懊悔不已,连声叹息,说:“体检过,我……正好例假,怕麻烦,怕疼,没有查妇科,哪想到……唉,错、错,天大的错!”

  咪咪把泪花极力忍在眼里,我将泪水偷偷咽下肚里,刘茵悄然泪下。

  错、错、错,追悔莫及啊!肿瘤发展得很快,半年前要是查出来,可能是早期,一次手术即可痊愈,可现在……。我们谁也不埋怨,悲情重忆必伤心,既来之、则安之,好好治疗。刘茵说:“你看胡容阿姨、王惠若阿姨,都是妇科肿瘤,多少年了,没事。”

  刘茵特别强调,不论是保健还是治疗,平衡心理最重要,你得有个好心情。心理压力是万恶之源,科学研究表明,爱心多,内啡呔排泄就多,微循环得到改善,免疫力自然增强。爱心使人健康,善心使人美丽,爱情使人幸福。

  咪说,我好心待人啊!

  我说,中医认为“恬淡虚无,真气从之。”要有个好心情。爸受到祖父的影响,生性好逗,于今亦然。我出身不好,从狗崽子特嫌(说我四岁当保长收租子),到“文艺黑线小爬虫”、现行反革命、“五一六分子”,关过,审过,打过,坐喷气式,干苦活,从饿肚子到胃出血,到胃底肉瘤,动手术,十多次的胃镜,竟然活了过来。文艺复兴,夜以继日,人不堪其苦,可是,六十啷当,头发不白眼不花,齿牙坚固,快步如飞,什么诀窍?一句话说完:笑口常开,再累再烦再紧张,也得开开玩笑听听音乐。

  咪说,哪那么容易!我笑口常开,难道是郁闷成疾愁出病来的?

  刘茵抚摸着咪,一遍一遍地。“咪,你心太重了,惦记这个操心那个,以后多想想自己吧。”

  我给咪咪讲了几个真实的故事:美洲一个宣布只有3个月成活期的妇女(我尽量避免“癌”字),把什么都想开了,驾小舟周游世界,3月后安然返回,医生一查,惊奇,瘤子全消失了。在云南,一位中年妇女做B超,听医生谈话问“怎么样?”“不小!”这位妇女越来越觉得自己这儿难受那儿不舒服,回家后把花盆全部摔碎,把墙皮抓得稀巴烂,4对手指甲全都断裂,寻死觅活,后来得知原是医生之间打听医院大门口西瓜的个儿。大量事实证明,癌症患者有千分之几的存活率,而且是自然存活。

  我又特别举出部队作家张聂尔的例子,说:张聂尔,从兵团到部队当兵,当宣传干事,喜欢写作。28岁那年,左腮鼓起一个大包,恶性淋巴癌。1980年12月24日,脾切除。上手术台前,突然想起,今天是我31岁的生日啊!她不相信在精神上癌细胞会比生的欲望和文学的梦想长得更快,“假如上帝赐我不死,我将用我的余生做一件事:写作。”1983年34岁时,她的小说《闽西人》、《邮递马车》等相继发表。1984年,她来我们《小说选刊》,向你萧德生伯伯求教,一身军服,青春风采,说:“医生说我很快就得死,可我不想死,我一定要成为一名作家,把写作当成一种快乐和享受,那总比一天到晚东摸摸、西摸摸,哪儿又长出什么舒服强多。”我们一起聊了多时,她不屈的精神和平静的心态使我深受感动,至今记忆犹新。

  刘茵说,张聂尔来我们《当代》谈稿子,一副从容的神态,哪像病人?她说医生判她三个月的刑期,可我就是不死,我爱人一起和我坚持、再坚持,竟然对我说:“咱俩要能‘连体’、我分担你的痛苦那该有多好!”我被爱人感动,心无旁骛,大写特写,出书、入作协,再上医院,医生知道后特别奇怪:“这人还活着?”

  我们苦口婆心,诲而谆谆,外加几个抗癌明星的动人故事,心里沉重,说得轻松。

  咪咪逐渐冷静下来,说:

  “爸妈放心,我一定好好治疗。”

  我说:“对呀,咱们好好治疗。日本人创建“笑医院”,整天讲笑话,笑声不断,硬是笑出健康来。”

  已是夜幕四合。

  咪咪躺在我的腿上,望星空,一会儿又坐起,望楼下。

  楼下,是东单北大街,五彩缤纷的霓虹灯不停地闪烁,人影婆娑,街市像狂舞似的活着,大病房内,苍白的世界,一片茫然。

  远处飘来悠扬的小提琴声,刘茵说:咪,还记得你小时学小提琴的情景吗?你跟中央乐团几个老师学过,我每天上班前给你留练习曲让你练。咪说:记得啊,有时贪玩,没练好,你就罚站。刘茵说,总算练出成绩,你已经拉了好几本练习曲,还在校晚会上演奏过呢。

  家人严格约法,从明天起,和咪说话,务必回避“癌”字。

▲阎力说:“咪咪,张帆快生了!”

20日

  咪今天开始作化疗。一个平凡的女子,一夜之间调整好心态,变得坚强起来。她说:“周总理就是我眼前的病友,病魔找上门来了,怕有什么用?你弱它强,你强它就弱,我发誓要同病魔决一死战。”我心里明白,她的话,既是表决心,也是安慰亲人。

  我不忍心眼看着女儿被痛苦百般折磨的样子,便俯下身来,轻轻地抚摸她的肩膀,梳理她的头发,贴住她的右颊,沾干净额头的汗湿。女儿睁大双眼,沉静的神态和温煦的目光给予我极大的慰藉。女儿平静下来。我退出病房,擦干自己脸上的汗珠。

  下午,刘茵急匆匆赶到马甸文联宿舍咪咪家。马甸桥的东南,有几座塔楼,是中国文联的宿舍,对面是宜家家居,是咪咪常去的地方。她到了咪家,急忙找出体检表,妇科一顶,果然是空白!刘茵一阵心痛,唏嘘不禁。天大的错啊,硬是把没病拖成有病,把早期拖成中晚期,一念之差,终成大祸!

版权声明:
* 本站所提供的资源部分来源于互联网,可能受版权保护。
* 虽然您可以找到这些图像,但除了可以在网页上查看或下载之外,我们并未授权您将这些图像用于其它任何用途。
* 因此,如果您需要使用本站所提供的图像,我们建议您先与原作者联系并征求同意。
* 本站所有的资源均为免费自由下载,目的是让大家学习和交流。
* 由于收集过程中几经转载,所以很多作品的原作者不详。
* 如果本站的资源使用了您的作品,请联系我们,我们会及时的注明。
* 如果您不愿在本站展示,请联系我们,我们会及时删除。
* 由于将本站资源用于商业用途而引起的纠纷,本站不负任何责任。
 
 
 
金牌栏目推荐  
时事观察、深度剖析
谈一家看法、论百家思想
十年树木、百年树人
为祖国的明天努力奋斗
爱一个人,从给她一个家开始
年轻的未来,不同的浪漫
 
 
 
寻求报道
联系我们
公众号

扫一扫
及时获取新闻资讯

新闻热线
134-8810-4732

返回顶部
关于我们  |  内容合作  |  商务合作  |  合作媒体矩阵  |  联系方式
陕公安备案号61010402000088
陕ICP备15011396号-4
Copyright © 2010-2020 www.iyouth.com.cn 陕西青年网 All Rights Reserved